颱風來了,原本就場場爆滿的流浪音樂節今年還是座無虛席,
倒是我已經許久沒有看露天演唱,
工作忙,睡眠不足,家裡有狗通通都是藉口,
我只是不願意記起那種痛快與單純,
一旦恢復記憶,要怎麼繼續在這個無謂的工作中努力?

演唱會從挪威的薩米人吟唱,唱著挪威家鄉的麋鹿,風,歸南的鳥,
恍惚中,我看見挪威的平原,吹著強風,啪,歌聲斷了,我人在大安森林公園。
接著是南非的科依族,兩個可愛的大男生,講了很多南非英文,
很勉強的摸索意思,但節奏明快的部份,倒是全世界一致,
全場打拍子,大笑,吹口哨,帶起這次演唱會的壓抑熱情。
野火樂集,是台灣不同部落原住民組成,我常常想著很奇怪啊,
你看我們平地人山南山北就語言不通,
為什麼卑南阿美泰雅沒有這個問題?
自己的同胞,掌聲特別熱情,這時候看見台灣人小小的民族意識,
最後是紐西蘭的毛利人!!
毛利人耶~我一直會想到奇異果,不知道為什麼,
一講到毛利人就會出現奇異果手牽手跳舞,穿著台灣原住民衣服的印象@@~
他們唱的是,很難形容的東西,不過這一唱,帶來了大量的雨,
全場都瘋了,在雨中跳上跳下,全部站起來,
隨自己高興的節奏大吼大叫,徹底解放,
回歸本性,有時候只要半小時。

((尚未開場的舞台,強風中氣勢十足,又帶點神秘))


((舞台遠觀,很像森林中的魔法屋,音樂小帳篷))


最後,真的很慶幸世界上有這麼些對音樂文化堅持的人,
否則我們大家都只有蔡依林,跟星光大道了 (我沒有否定他們的意思啦~)
創作者介紹

海豚小姐的雜記

dolphin2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安妮
  • 紐西蘭的毛利人跟我們的原住民族都是屬於人類學上的南島語族.....是不是感覺很相近呢??
  • 有像喔~可是離這麼遠,也分成同一類喔@@

    dolphin213 於 2007/10/08 16:4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